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法律

手中珍宝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7:14

一阵刺骨的风朝我吹来,街上只剩下零星的店在闪烁,我提着行李缓缓向家的方向走去,没有提前通知父母,没有惊喜,只是突然累了,想回到这个寄居的窝。我刚一开门进去,正在哭泣的母亲惊讶地望着风尘仆仆的我,坐在旁边沙发的父亲眼睛立刻湿润,我还来不及说一句话,母亲已经把我紧紧拥抱在怀里,让我喘不过气,我一脸不知所措。  停下抽烟的父亲盯着我的腿发呆,欲言又止,却叹口气说让我洗澡早点去休息,我看着苍老的母亲,千言万语要问却也只化为一字好。回到我熟悉的房间,灰尘不染,摆放着我喜欢的书,可是为什么心头总有一块石头落不下?我没有告诉父母我的归期,为什么他们看到我的瞬间有惊讶,还有哭泣?  “还好孩子没事,至于这事就算了吧。也是我们什么都不懂就随便相信别人的话,浪费了那几千块没什么,重要的是孩子平安回来。”母亲的声音哽咽,父亲叹口气点点头。站在门口偷听的我一脸茫然,父母口中的几千块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口气中有着无奈?好奇纠缠着我,我的梦中都是母亲的哭泣声和父亲疲惫的眼睛,他们深深望着我,而我却在恍然间回到那年不辞而别的夜晚。  那年高考落榜的我,整日无所事事,内心翻腾。虽然什么都不说,可是父母看到我这样很难受,总是鼓励着我要站起来,可是年少气盛的我以为那只是旁观者的敷衍,没有认真听进去。直至一位朋友邀我去他的工厂,从没出过远门的我犹豫着,可是渴望闯出一片天地的我还是决定亲自去试试。生性保守的父母不忍自己的孩子去那么远,生怕遇到坏人,生怕被人骗,强求着我不要去。没有办法跟他们沟通的我,留下一张纸条,拖着行李在那个寒冷的夜晚离开自己的家,离开自己的父母,我知道他们会伤心,可是我一直认为时间会让一切都恢复,包括感情。后来的我总是按照自己的性子想来就来,想离开就离开,从没有问过他们的感受。他们也不再追问那年的事,我一回来,就立刻热情地招待我,仿佛我只是来客,然后望着我离开的背影暗自流泪。  回家的第二天,家里来了客人,是我很久不见的舅舅。我开门,他的脸上出现怀疑、惊讶。刚一坐下来,就从头到脚瞧了一遍,然后问我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躺着,怎么好好的在家里。我说出自己的疑问,舅舅这才跟我解释。前几天有人打电话给我的母亲,说是我突然遇到车祸被送到医院,可是医院那儿要先代办住院费,所以要我的母亲用卡汇钱给他,他可以帮忙。刚听到这个消息,我的母亲立刻昏了过去,一醒过来就叫我的父亲汇了3000多块过去,然后准备要去那个医院去看我的伤势。听完舅舅的话,我的心里一阵心酸纠结,难怪母亲看到我平安回来会有那么大的反应,难怪他们说浪费那几千块也没关系。我向舅舅解释是骗子利用天下父母心来赚钱,我的父母不知道现在的骗子技术高超,只是当听到自己的孩子出事,就没有其他心思去思考言语的真实性,然后傻傻被骗。  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去职责他们的傻,因为他们的孩子也很笨,只是一味把父母的爱当负担,而没有去体会父母的良心用苦。望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他们的头发斑白,他们的背开始弯曲,我的泪水禁不住掉下来。开饭了,父母招呼着我坐在桌上,忙着为我夹菜,为我盛汤,仿佛我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我不想再过问,不想再提起他们曾经的提心吊胆。我开了口,说我不会再轻易离开了,我决定要好好照顾我的父母,为了我他们操心了半辈子,而现在也是我尽孝的时候了。他们的眼角露出微笑,开心地点头。  我开始收拾我的行李,一张照片掉了出来,照片上的我依偎在父母身边,他们的笑容满足宠溺…… 共 14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哪个治疗羊角疯病医院对照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