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旅游

轩辕平台只是逗号对于禾多科技的战略远景倪

发布时间:2019-08-20 11:01:54

轩辕平台只是“逗号”,对于禾多科技的战略远景,倪凯还做了这些解答

*禾多科技创始人兼CEO 倪凯

时间已经跳入了2018年,但如果在这个节点对上一年做一总结的话,2017之于禾多科技创始人兼CEO倪凯而言一定是不平凡的。

2017年年中,倪凯辞任乐视汽车智能驾驶副总裁头衔,成为他首次创业生涯的前奏。

6月份,瞄准自动驾驶市场的禾多科技正式成立;

7月,敲定IDG、四维图新领投的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8月,在对倪凯离职去向种种传闻的喧闹中,禾多正式和公众见面;

10月,禾多宣布与四维图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初期双方在高精度地图数据采集和众包模式、云端数据处理等方向正在进行合作研发;

11月,禾多发布“轩辕平台”,并将其定义为“国内横跨软硬件领域的自动驾驶研发平台”,当天,禾多还用团队基于量产车型做的改装车展示了八字绕桩、无刹车紧急变道和全赛道无人接驳三项无人驾驶能力。

*禾多基于轩辕平台改装的自动驾驶车

对于一个成立仅半年的公司,禾多是跑得很快的,但不论是对于面向自动驾驶汽车底层框架的“轩辕平台”,还是未来服务于车厂、Tier 1等的L3.5自动驾驶方案,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被解答。

例如,当时倪凯曾表示,“轩辕平台”将以赋能国内自动驾驶同行为己任,向行业献礼。但也有行业人士质疑,“轩辕平台”的客户也是禾多自动驾驶方案的“对手”,这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另一方面,对于未来市场的战略思考,倪凯又作何打算?

带着这些问题,赶在禾多下一次的重要发布前,(公众号:)·新智驾再度访谈倪凯,他也直面这些问题,为我们一一做出了回答。

关于禾多至今:去年(2017年)6月成立至今,禾多在团队搭建、技术储备、商业化探索等方面实现了哪些阶段性成果?其中值得一提的进展在于?

倪凯:经过这几个月,现在我们跟自动驾驶相关的全栈式所需要的感知、定位、决策、控制、人机交互这几个模块已经搭建完成,都已经有人才、技术储备。商业方面L3.5原型已经初具雏形,同时我们也发布了自动驾驶测试平台——轩辕平台,我们正在沿着正确的道路快步前行。

:以追赶行业内以及主流车厂的普遍量产时间表为基准,你认为目前公司发展的速度和进度在哪个区间?

倪凯:我们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看,首先,禾多还是在按照我们既定目标一步步地实现,这个跟渐进式的主机厂L3的开发时间点我们认为是吻合的,另外国外也有一些比较激进的主机厂,其实他们也在修正自己的认识和目标,在修正的过程当中慢慢变得没有这么激进了。

:禾多创立至今,您对自动驾驶行业的看法和产品化等思路上,与创业前会有什么不同?

倪凯:在产品化上,在创业前也没有跟特别多的主机厂聊过,接触更多的是供应商,创业后主机厂相当于是我们未来主要的客户,聊的比较多一些,特别是在中国市场环境下,现在的主机厂需要什么样的功能,大家对于不同的方案包括像停车、高速等这样实际的需求、脉络会把握得更清楚一些,对真实的中国主机厂产品需求看得更清楚了一些。

轩辕车辆底层技术:7、8家合作企业洽谈中:如何评价轩辕平台在这个阶段开放出来的意义?目前有哪些已经在合作或开放服务的同行?

倪凯:从两点看,对于我们的意义,是把我们阶段性成果尽快进行产品落地转化,对行业的意义,是向大家开放成熟稳定的研发和测试平台,有助于推进并加速国内自动驾驶行业的进程,降低从业者的研发门槛,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现在禾多在此方面的合作有7、8家在洽谈当中,近期会有相应的消息。

:轩辕平台与用户具体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

倪凯:主要还是提供线控化服务,同时提供相关定制化服务

,包括更高级别算法模块的合作。未来也将配合轩辕平台的合作伙伴,提供相应的优化、升级服务。

:决定开放轩辕平台前,您对国内自动驾驶底层硬件平台的环境是否有一个评估?

倪凯:现在国外的改装方案存在成本高、周期长、本地化服务薄弱等问题,国内的一些改装方案因为采用外加执行机构的方式,从安全性和可靠性的角度用户会有顾虑,这是国内行业的现状,轩辕平台在这几个维度上做到了平衡。

:日前禾多科技发布轩辕平台时,开放了三类外场的自动驾驶测试,这三类测试具体分别展现了轩辕平台的哪些关键能力?

倪凯:8字绕桩和紧急变道,这两个测试场景主要体现轩辕平台在极限工况下的纵向控制和横向控制的极限性能,车道接驳主要体现一般工况下的驾驶平顺度,三个实验基本涵盖了轩辕平台处理一般及特殊工况的能力。

*禾多科技在发布当天的自动驾驶测试视频

:从技术角度,对于自动驾驶车辆的底层控制,其中重要应该保证的是什么?如何评价目前这一领域的行业现状?

倪凯:重要的是要保障安全可靠,这也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其次是保证低延时、执行的度等问题,保障可扩展性和易接入性。

:轩辕很强调传感器和底层控制的深度耦合,基于此,禾多在方案的传感器选型上会有哪些特别的技术考虑?

倪凯:首先,我们的传感器没有什么耦合,轩辕平台是一个开发平台,可以支持多种主流的传感器,所以用户在选择轩辕平台后不会在传感器选择方面受到任何限制。如果在传感器选型上有需要咨询的地方我们可以协同帮助。

:是否认为车辆改装平台的服务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当自动驾驶走向量产,这个生意不还是归车厂吗?

倪凯: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的,从任何产业的发展来看,所有产品都有它的生命周期,轩辕平台也是顺应行业发展孕育而生的,头几年更多的公司还是把精力放在感知、定位等独立领域当中,但行业发展到目前阶段,大家需要像轩辕这样的可支撑集成式开发和测试的平台。当然,随着整个行业的进步和成熟,轩辕平台也会随之发展或退出。

L3.5和战略主线:您之前提到过公司在L3.5方案上的团队规模大于轩辕平台,能否大概介绍下前者技术团队主要的分工构成?

倪凯:首先,前者包括后者,轩辕平台是我们做的一个研发平台,我们在L3.5的研发中也需要轩辕平台。主要分工方面,大概可以分为大脑、平台、人机交互,当然大脑部分的团队人数多。

:有业内人评价,轩辕平台的开放和L3.5方案的商业路径间存在着一些“尴尬”的矛盾,例如轩辕平台其实是把同行当作用户,但L3.5又会直接让禾多与这些用户站在竞争的对立面,对于这个观点您怎么看,如何化解?

倪凯:轩辕平台目的是推进整个行业的发展,我们也希望服务于同行,如果能够促进自动驾驶的早日落地,我们乐见其成。竞争是有的,但谈不上对立面,行业的发展不是靠一家公司,是要靠众多同行的努力,目前这个行业在起步阶段,还没到你死我活的竞争阶段,整个行业还处于一个良性竞争的环境,整个赛道终不会只是一个赛手跑完全程。自动驾驶的产业链比较长,大家都是服务产业链中的一个点或者多个点,所以说大家一起发展,百花齐放,其实对行业是非常好的事情。

说到这儿插播一条广告,如果你对自动驾驶有更多兴趣,2018 年 1 月 16 日,新智驾将在美国科技大本营硅谷举办 GAIR 硅谷智能驾驶峰会,届时有近百家自动驾驶产业链公司在现场交流,欢迎购票前往,目前特惠票依然开放预订中。详情请访问:。

未来市场:之前与四维图新合作,似乎在未来给到主机厂的平台化数据层面有所布局,数据平台与禾多的L3.5方案之间的关联是怎样的,是两条业务线吗?

倪凯:L3.5方案往前走甚至今后向更高级别的方案发展,肯定是数据驱动研发和产品迭代的过程,迭代过程中,在辅助驾驶阶段,可能还是以整车厂或者简单的几家公司来做单车的采集为主的数据采集模式,未来随着车联的普及,肯定会有一个平台化层面的数据产品诞生。

所以,不能说是两条业务线,数据平台更多是在我们L3.5方案基础上形成的、与合作伙伴一起组建的一个平台化的服务,或者说是平台化的未来数据的布局,而且不光是主机厂,应该还会有整个产业链上的更多合作伙伴(Tier1、Tier2)加入进来。

:未来,您如何评估“安卓”类自动驾驶系统和“苹果”类自动驾驶系统的前景和份额?禾多更倾向于哪一类?

倪凯:我觉得在自动驾驶系统架构上必然是开放的,因为是整个产业链一起做这件事,但是等到系统或者子模块级上,出于安全性等方面的考虑,至少会有相当一部分是不开放的。

:今年底或明年初,禾多将迎来下一个重要发布,具体是关于哪方面能不能提前透露点小信息?

倪凯:我们发布了轩辕平台,等于是发布了四肢和眼睛,后面我们将发布一些跟大脑有关的东西。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血栓可以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预防更好呢?这些方法要知道
血栓前兆是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