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生活

稚气三题“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7:50:41
税高于利润能否倒逼税制改革

行业内看,中小企业的税负长期高于大企业,从全行业来说,“税比利润高”则是肯定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李蔚 | 广东佛山、中山、珠海报道

为深入了解家电业的税负现状,《望东方周刊》走访了格力集团、美的集团与中山奥马电器有限公司。前二者分别是2009年营收规模的国企与民企,奥马电器则是成长型中小企业的代表,连续两年冰箱出口额位居。

三家不同类型的代表性企业中,格力与奥马的财务负责人均表示,企业整体税负较重。美的电器未正面表态。

“税比利润高那是肯定的”

“企业税负是比较重的,好在我们申请了高新技术企业。如果没有申请,那就更麻烦了。” 谈及企业税负,负责财务管理的奥马电器副总裁王济云快人快语,“税比利润高那是肯定的,除非你有超过5%的利润。现在家电行业谁有5%以上的利润率?”

对于部分上市公司利润率高于5%的现象,王济云说:“上市公司报表上的利润,有些可能是其他业务的利润,不一定是营业利润。而且上市公司有很多勾兑,高利润可能是‘充’出来的。”

格力电器财务部副部长廖建雄则以具体数据来说明事实:“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1996年上市以来,我们上缴的税有123亿,利润有99亿,税是超过利润的。”

廖建雄告诉《望东方周刊》,增值税占了家电企业上缴税费的“绝大多数”:“格力属于制造行业,以增值税为主。

因为它属于价外税,价税分离,一般在对外的财务报表上体现的是不含税的收入。”

增值税之外,第二大税额是企业所得税,以税前利润为基数进行相应计算。

为减轻实际的所得税税负,两税合并之前,许多企业与外资合作,变身“中外合资”,以享受“两免三减半”的税收优惠。

美的、奥马均引入过外资参建企业。王济云表示:“如果按照正常的所得税税率,负担太重。”

其他还有些税费附加,以流转税为基数进行计算,主要的有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这两个相加占了流转税的10%。此外还有些小税种,如房产税、车船税等。

中小企业税负更高

2009年,以增值税改革为主的结构性减税贯穿于企业的生产环节。

对增值税转型,3家调研企业总体持积极态度。美的电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企业投资生产设备的固定资产获取的增值税进项税金准予抵扣,降低了企业投资负担,有助于企业扩大技术投入,实现产业升级。”

增值税改制将征税方式从生产型改为消费型,有益于企业减负,但这还取决于生产设备的投资阶段。

“如果前期已经大部分投入了,政策改变给你带来的优惠就不大。如果是新企业,采购的固定资产比较多,就能够体现抵扣。但像我们前期投入得比较大,后期投入只会增加一部分,对整体税负的减轻就不会有太多帮助。”廖建雄称。

此次转型中,小规模纳税人的税率也有所降低,统一降至3%,但小规模纳税人采用简易办法征收增值税,不抵扣进项税额,因此购进固定资产时不能享受增值税转型的实惠。

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韦森告诉本刊记者,中小企业的税负长期高于大企业。

王济云很认同这一看法:“地方可能会给大企业一些税收优惠政策,拿资源也会有一定优势,比如拿地,可能会有‘零地价’。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我们还算有点知名度,如果一点知名度都没有,拿地的代价是很高的。”

奥马所在的中山市南头镇,地价已接近50万元一亩。

“为什么美的等大企业都要到外地去投资?主要就是减免税收,而且拿地非常便宜。”王济云表示。

减免的政策在报表上是很难看到的。

报表可以显示的项目有“税费返还”,除出口退税外,“即征即退”、“先征后退”、“先征后返”之类的返还税额也包括在内,但不会具体说明。王济云称,奥马从未享受过这类政策优惠。

增值税转型不彻底

增值税转型带来的兴奋之外,企业的实际感受是,整体税负没有减轻。

廖建雄说:“国家政策调整的出发点本来是想减轻企业税负,但对我们企业自身而言,政策影响不太大。一些政策出台前后,对单个企业并没有太大区别。”

2008年对企业所得税的改制,使内外资企业的所得税税率统一为25%,受益者主要是原所得税税率高达33%的内地企业。而身处经济特区、开发区的企业,原所得税税率是15%,若不被列入“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税率反而提高。

出口退税方面,前几年国家的政策有过多次变化,从全额退税,慢慢降到13%、11%,之后又慢慢上调,对单个企业的实际影响也不大。

企业税负未明显降低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增值税转型本身还不够彻底。现在只能对固定资产设备的进项税额允许抵扣,其他如房产等固定资产的进项税额还不能抵扣,这与房地产业征收营业税有关。

可以预见,企业所得税合并、增值税转型之后,营业税将成为税制改革的下一个突破口。

个税制度缺陷

近年来,伴随着“减税”呼声的另一个问题是,费比税重。不过,在参与调研的企业看来,以往“乱摊派”的现象已有所减少。

这方面的开支中,让企业感到吃力的主要是社保方面的费用。

王济云感慨:“去年珠三角用工荒,导致劳动力成本大幅增加。”

廖建雄也坦承,企业在这方面的负担确实不轻:“如果国家财政资金紧张,支出项目较多,就会希望企业帮国家多承担一些责任。前几年,国家社保体系的欠缺比较严重,社保体系没有建立之前,一些老国企解决遗留问题都是用后面的资源来进行弥补。国家社保资金的缺口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劳动法》出台后对社保费用的缴纳管理得更为严格。

近日引起热议的社保税,更成为不少企业的“心病”。骨关节炎的饮食禁忌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治疗静脉炎的药物
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