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育儿

摩托罗拉在华裁1000多人南京500员工

发布时间:2019-05-14 23:28:01

8月23日,江苏省南京市,市民从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企业标识MOTOROLA前走过

再见MOTO

摩托罗拉在华裁员1000多人,重灾区南京500多名员工无人签字

我会怀念在摩托的美好时光。8月,1名摩托罗拉南京软件中心的员工修改了自己的微博签名。他将很快离开自己工作了10年多的摩托罗拉。

在北京、在南京,和他同时离开的,还有1000多名同事。

在被谷歌宣布收购后1年,摩托罗拉的新CEO宣布全球裁员4000,而中国区是其中的重灾区。

在这次引人关注的大裁员中,劳方的抗争、资方的强硬以及地方政府的介入,展现了一场中国式裁员。

失业突然而来

毫无前兆地,孙暾收到了被裁通知。他和600多名同事一起被裁。

在知道公司将裁员的消息后,在北京摩托罗拉工作的孙暾询问部门主管,希望获得更详细的信息。但主管没有给他答案,因为主管也不知道哪些人将被裁掉。

8月14日,毫无预兆地,孙暾收到了被裁通知。

与他一样面临失业的还有很多同事。几乎所有岗位都涉及了。

在北京到底裁了多少人?摩托罗拉至今没有公布明确的数字。

郑女士在此次裁员中被推举为北京员工代表。8月20日,人力资源和工会主席跟我说是裁了600多人。

600多人只是摩托罗拉在中国裁员的一部分。天津、上海、成都等其他城市都均有不同程度裁员。

在南京则更为彻底。摩托罗拉计划关闭这个成立于1997年,拥有560名员工的研发中心,只有40名员工有机会被调至南京之外的城市工作,其余500多人将一起失业。

孙女士是南京研发中心(下称南摩)500多名员工中的一名。2009年,她通过校园招聘进入这家位于南京市江宁区将军大道88号的公司。

长久以来,都认为摩托是一家企业文化非常好的企业。她说,在南摩上下班不用打卡,员工关系跟学校差不多,工作自主性大。能在这里工作是一个幸事。

然而,突如其来的大裁员改变了这一印象。她觉得自己被粗鲁对待了。

亏损下的高福利

处于亏损中的摩托罗拉的福利仍然不错,工资也是中等偏上。

摩托罗拉移动大中华区总裁孟檏对裁员的解释是,公司在过去的16个季度里,有14个季度在亏损。公司是基于战略调整而裁员。

伴随着亏损的是福利的减少。

2009年,因为公司亏损,刚刚进入南摩工作的赵女士没拿到年终奖。活动经费在缩减,出差的机会少了。赵女士回想说。

不过,即便福利在减少,摩托罗拉移动的工资待遇在全部行业中仍然是中等偏上。除了国家规定的公积金外,摩托罗拉还为员工提供了额外的补充住房公积金。此外,在2000年前入职的员工还有企业年金,相当于是对养老保险的补充。

未来能否有这样的待遇,他们不知道。投简历是很多员工都在做的事情。

南京和北京、上海不一样,这方面的工作岗位比较少。500多人一起找工作,机会太少了。她说,很多员工已把家安在南京这边了,不想再去其他城市了。

抗争和僵持

摩托罗拉高管与员工的数次谈判均无果。至9月1日,南摩仍无一名员工签署离职协议。

8月20日上午,摩托罗拉移动负责研发的全球副总裁,和大中华区总裁孟檏抵达南摩。他们与数百名员工选出的13名员工代表进行了谈判。

在办公楼外,迎接这些高管的是抗议的人群。

当天上午,400多名员工统一穿上了印有谷歌LOGO的黑色T恤,并举起了印有反对谷歌轻视中国,保留南摩护我家园字样的横幅,出现在南摩办公楼前。

这一幕已上演过一次。这些员工在8月15日从非官方渠道获知消息后,已组织了一次抗议。

曾被裁员工们寄与一定希望的谈判没有结果。

8月28日,摩托罗拉亚太区总裁前往南京与员工谈判,仍然没有进展。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至9月1日,南摩仍无一名员工签署离职协议。

员工代表吴尊称,员工的诉求不是更高的经济赔偿,而是保留南京软件中心,或者延期12个月关闭,给员工一个缓冲期,方便找工作。

这一诉求被摩托罗拉拒绝。高管希望提出其他合理性建议。吴尊称。

吴尊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在本钱较低的南京如此大手笔裁员。

在微博等络平台上,这些被裁员工不断地指责公司的冷漠与HR(人力资源)粗暴的工作方式。

缺席的沟通

员工被告知需在限定时间内签离职协议,否则将被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摩托罗拉此次在中国裁员人数达四位数。而这项庞大的工作由其公司内部的HR处理。据了解,在欧美等国,这种工作通常会被外包给第三方的专业裁员公司。

HR单线操作,没有任何沟通。我是收到通知才知道被裁。孙暾说。

前一天还忙得顾不上吃饭,第二天说走人就得走人。另一名北京员工王虹说。

8月17日上午11点,阴。一百多名员工在摩托罗拉望京园区外拉起条幅。他们要求获得知情权,对等协商。条幅上言辞火爆:反对暴力裁员,要求对等协商。

20分钟后,来了一辆警车,民警将条幅收走。

经历过这场抗议后,8月20日,被裁员工收到HR的邮件。邮件中称,赔偿在N+2(N对应的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3倍,2对应的是基本工资)的基础上一次性发放补充住房公积金和未休年假补偿。员工需在8月21日中午12点前签离职协议,否则公司将单方消除劳动合同。

大部分员工选择拿赔偿走人,只剩下少部份的钉子户不愿签字。

傲慢的HR。一名选择签字走人的员工说。

提早签字的工会

北京被裁员工事后得知,工会已于7月签字同意裁员,而这个签字的工会来自天津。

这场裁员风波类似于7年前的西门子裁员事件。

当时的西门子将业务卖给明基,并裁员16750人。在中国,西门子被裁员工没有得到因工会强烈反对裁员而暂时幸免的机会。当时的他们和现在的摩托罗拉被裁员工一样,在拉起条幅抗议后仍然被裁。

工会,对他们来说,有些陌生。

我们之前都不知道有工会,也不知道主席是谁,工会没有对裁员计划提出任何异议就同意了。郑女士说,她后来才知道工会早在7月份就签字同意裁员。

8月14日,她去找摩托罗拉,要求与签字的工会主席见面。

8月15日,她去朝阳区工会查询了北京公司工会主席的名称。

8月16日,她见到了摩托罗拉提供的工会主席,该人与朝阳区工会在册登记的工会主席不是一个人。

摩托罗拉移动技术中国区公关经理司轩军的解释是,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有多个法律实体。参与此次事件的是公司所在地天津的工会,而不是北京的工会。

到底应该由哪个工会参与?上海金仕维律师事务所张继民律师认为,员工如与天津的法律实体签订劳动合同,则天津工会参与此事合理。若员工与北京的法律实体签订劳动关系,则应由北京的工会来参与此事。

郑女士说,与她签订劳动合同的正是摩托罗拉北京移动技术有限公司。

别无他法的员工

由于别无他法,除拉条幅,他们始终未通过其他途径抗议。

在签了离职协议后,北京的员工开始交接工作。他们离开公司的日期是9月20日。

南京的抗争还在继续。8月27日,吴尊等40名员工去了南京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查询得知公司未就裁员进行备案。

按照劳动合同法,企业裁减人员20人以上或裁减总数10%以上的,应提前30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裁减人员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

公司正与当地政府沟通中,需要一个进程。司轩军解释称。

对此,吴尊认为,公司想绕开法律,通过协商到达裁员效果。

除拉条幅,他们始终没有走其他的抗议途径。别无他法。一名员工说。

吴尊咨询过律师。律师说,目前处在协商阶段,公司没有强行解除劳动关系,暂不适合打官司。

劳动仲裁周期比较长,难度大。此外,公司一般都会规避违法违规的风险,员工通过劳动争议仲裁等正规途径进行维权,权利难以获得。所以,如果劳动仲裁胜算可能性不大。北京一位律师说。

吴尊说,劳动部门此前与员工进行了沟通,认为裁员是企业的事,如果没有违反相干法律法规,他们不适合参与其中。

南京江宁开发区派出所表示,领导很重视此事,与摩托罗拉高管进行了商讨。但具体细节无法告知。

在北京,政府曾来人和高管在会议室谈了1下午。一名员工说,但不知道沟通细节。

■ 特写

声音渐变低

8月17日,次接受新京报采访的吴尊声音洪亮,言语间充满了力量。后来,他的声音变得低沉略带沙哑。再后来,他不愿意再接受采访:心情不爽,不想聊。

他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要搜集同事的意见再做决定。他还说,他已经投了几份简历出去。

孙暾建了一个群,把被裁的兄弟姐妹们拉进了群。

在群里,他不定期发布各种职位信息,有高通、雅虎、英特尔等等。

在论坛里、在微博上,一些被裁的摩托罗拉员工仍是愤愤。

摩托罗拉被喻为IT界的黄埔军校。

中国这么多年改革开放,对中国IT、通讯业帮助或许就是摩托罗拉了,这导致此次摩托罗拉裁员与诺基亚有很大不同,被裁的很多都是研发人员,算是摩托罗拉对大陆做的贡献:人材。中国同盟秘书长老杳如此评论。

多家公司在公开场合对这些员工抛出橄榄枝。

一位员工说,我们在公然场合会感谢这些公司,但一方面他们未必是真心实意的招人;另一方面,那些职位未必合适我们。

月经不调脸色暗黄
盆腔炎的治疗
宫颈炎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