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音频这门大生意喜马拉雅是怎么玩的

2019-03-12 01:13:16

音频这门大生意,喜马拉雅是怎么玩的? 音频,作为一种听觉媒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而在移动互联时代,内容平台、广告主和硬件制造商之间似乎达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默契,魔法般的把音频变成了一门大生意。

弱侵入,强伴随

声音就像空气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实验表明,人在「安静」环境中的心理波动和不安情绪常常要比嘈杂的环境强烈很多。声音早已融入每天的生活,驯化了我们的听觉系统。

相比视觉媒介对注意力的强霸占性,听觉媒介只需使用者分配少量注意力。尤其在从事重复性、机械化的体力劳动比如做饭、开车时,人的听觉通道完全开放而且几乎是零负荷运转的。在互联诞生之前,很多人选择打开收音机收听喜爱的节目,评书、相声、广播剧不一而足。很明显,音频播客类产品在用户的使用场景中具有极强的伴随性。

认清了音频媒介的特性和使用场景的限制,就可以对产品使用的过程和功能做一些猜测和设想。比如,利用车载电力接口为音频硬件提供驱动力,利用蓝牙的数据通讯功能在端完成简单的操作指令,通过内置的麦克风和音频识别芯片,让用户以语音的方式下达命令。如此种种,市面上已经有不少此类从使用场景出发的产品了。以喜马拉雅在 4 月 17 日发布的随车听为例,它的一大特性就是能在延迟极低的情况下做到点火即播,通过蓝牙实现数据同步,能保证无缝的收听体验。喜马拉雅还联手宝马,直接将音频播放控件嵌入到宝马的驾驶系统中,让车主无需另外购买硬件或下载软件即可一路畅听。

除车载产品以外,喜马拉雅还与漫步者的硬件制造商展开合作,结合老年人的听书需求,

音频这门大生意喜马拉雅是怎么玩的

推出了听书宝——一款支持蓝牙连接的音箱。据喜马拉雅版权内容库建设的负责人透露,喜马拉雅目前已经和十多家版权方达成了有声内容的版权合作,半年内累计获取了 50% 的畅销书有声版权,其中有声版权有上千本,已录制完成超过 2 万小时的畅销出版物内容。另外,喜马拉雅还利用 UGC+PGC 模式积累了 5.5 万名认证主播和数以百万计的有声内容,能满足全家老小的收听需求。在硬件设计方面,听书宝使用了当下流行的极简风格,用户使用的学习成本非常低,完全可以拿来即用。

渗透一切

由于极强的伴随性,音频可以灵活地与其它媒介结合在一起。例如有声图片社区「啪啪」就是将图片和声音结合到一起;在国外,音乐流媒体 Spotify 的渗透范围更广,从 Runtastic 之类的跑步应用,到亚马逊 Echo 等智能家庭语音中心,再到 Uber 私家车上可以即时更新的播放列表,Spotify 为用户构建了一张无形的音乐,随时都能播放和分享。

在这方面,喜马拉雅也积极展开布局,开发出了一套音频开放平台 (),上传者在声音内容通过审核后,可以方面地将音频控件嵌入到博客、微博、公号等渠道,可作为图文内容的另一种补充。喜马拉雅希望通过这种「inside」式的服务,将自身打造成为规模的音频分享平台。传统媒体和自媒体从此有了方便和强大的声音输出工具,这对媒介的整合传播将带来巨大而深入的影响。在不久的将来,用户接收到的将不只是单纯的图文,随之而来的音频内容将传递更多情感化信息,让媒体人更有人情味儿。除此之外,喜马拉雅还与故事大王郑渊洁合作,推出了舒克形象的儿童故事机,用童话激发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款外形可爱的智能故事机,采用内容+硬件的合作模式,以喜马拉雅 FM 为内容平台,根据孩子的成长阶段推荐相适应的音频内容,伴随孩子一起成长。

与络视频的策划和制作相比,音频对创作者和设备等方面的要求要低得多——一台能上的加一个简易麦克风就可以开工了。当然,创作者前期的内容选题和策划工作必不可少,这也直接决定了原作者的音频内容是否受欢迎。喜马拉雅 FM CEO 余建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喜马拉雅建立了专门的内容审核团队,实行三班倒工作制,基本上能保证符合标准的音频内容在五分钟之内审核并上线,让用户能尽早收听到喜爱的节目。

新媒体,旧媒体

任何一个创业项目,只要与媒介形态有稍许关系,往往能引起传统渠道、广告主和内容制造者等多方的关注。在桌面互联时代,由于络环境不完善,音频播客的潜力和价值被严重低估。万物互联为音频内容的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主播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互动性更强。喜马拉雅 CEO 余建军告诉 TECH2IPO ,目前国内的音频播客服务大大小小多达十几家,基本上都没有重视互动性,新版喜马拉雅客户端将上线直播功能,并支持呼叫,让任何一个听众都有机会加入进来,给人以更强的临场感。

更重要的是,喜马拉雅积累了 1.5 亿海量用户之后,终于要在 2015 年做出一些商业化尝试。除了前文提到的内容+硬件的产品合作模式,喜马拉雅还将引入品牌广告主冠名,并在晚些时候上线一个精细可操控的广告平台,为主播和内容贡献者们争取应得的收益。在喜马拉雅 CEO 余建军看来,移动互联时代的音频播客不太可能对传统电台节目造成致命威胁,广告主当然希望获得更好的投放效果,传统电台尽管有地域限制和不可回溯性两大缺点,但可以利用喜马拉雅这样的运营平台在移动互联获得相应回报。「这并不是矛盾的」。

当很多人呼喊着播客要复兴了的时候,喜马拉雅看到了产业链深层的整合趋势,采取开放平台战略能让多方获益。硬件和软件内容嵌入、版权获取、内容分发和广告投放是音频平台商业化的铁人三项,拥有国内用户数多、总融资额也多的喜马拉雅在商业化方面抢先了一小步,音频这门大生意的商业雏形也基本勾勒完成,接下来就要看执行力和市场的反应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