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网络

两皇冠卖家刀刀然急

发布时间:2020-05-28 05:31:52

两皇冠卖家刀刀然:

征税后赝品问题能够解决吗?

出乎意料,淘宝上的两皇冠卖家刀刀然竟然对征税并不是很反感。年交易额超过百万元的刀刀然,虽然知道一旦开始对淘宝小卖家征税,自己肯定在纳税范围内,但他却表示,从大情势看,纳税只是时间问题,对目前上辩论的纳税话题,我很关心,但其实不意外。

在2011年由设计师转行从事创意礼品生意的刀刀然,用紧紧围绕全区工作大局了两年时间将淘宝店做到了两皇冠的级别,虽然到现在,这个店加上他一共才3个人,另外两个人是他以每一年8万余元成本雇的小伙计。刀刀然的年交易范围将近150万元,净利润看上去也很是可观,除去各种运营费用,每一年大概可剩下净利70万元。

每个月6000元的租金,7000元的员工本钱,刀刀然这类作坊式的运营模式是大部分淘宝小卖家们的生存秘诀。而对相当一部分购消费者来讲,购的吸引力恰恰是这类经营模式省下的那份商家本钱带来的零售价格上的吸引力。

一旦开始征税,开始伤害的一定是我们卖家的利润。刀刀然说,同时,对消费者来讲,可能将面临商品价格涨价这1事实。一旦赋税太高,导致上商品价格涨幅较大,乃至与实体店相差无几,消费者没有多少实惠可捞,对店来说也面临生存的问题。

但是,对征税这事儿想得如此明白的刀刀然,却对具体该如何交税、可能面临的税种和税收将抹去多少利润完全想不明白了。在他看来,从去年的经营情况看,自己应当可以承受纳税带来的压力,不至于让自己经营不下去。

从我们卖家来讲,固然不愿意去交税,事实上,除一部分像我这样利润还不错的卖家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卖家在低利运营,虽然能到达百万销售额,但利润常常也就10万元。他们该怎么办?刀刀然说,但从各方面的声音来看,纳税仿佛势在必行,只是时间的问题。

刀刀然对电商征税这件事儿表现出了一种被动的接受,他希望,一旦开始征税,那末例如购市场上的仿品赝品等问题能够解决,市场的运作可以更加规范化,让正经做生意的小卖家日子可以好过一些。另外,像物流等制约小卖家的重要问题,可以真正得到解决。

晨报 孙雨

兼职淘宝店主苏琪:

收税没问题,但要说清楚怎样收

我觉得收电商税挺公道的,关键是看怎样收。当问到淘宝店主苏琪关于电商税的看法时,她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

与众多兼职开淘宝店的卖家一样,工作稳定又轻松的苏琪开店只是想赚点零花钱。家住南三环的她有一次陪父母去大红门服装城买床单,由于家里人口多就买了10套,和店主几番讨价还价后,依照批发价拿的货,比零售价便宜很多,她也因此萌发了在淘宝开店卖床单的动机。经营两年,月流水6万元,平均每一个月销量近1500件,月净利2万元,信誉级别两皇冠,远远超过了她设定的赚出房租钱的预期。

对电商税,苏琪有自己的小算盘。我觉得收税本身没问题,但要说清楚怎样收。每个月工资缴税还有3500元的免征额呢,并且实行阶梯税率,电商税总不能一刀切吧。苏琪反问。

在淘宝金字塔中处于底端位置的苏琪们,看重的并不是收税让自己损失了多少利润,而是这项制度能否长时间推下去。我们就是小本买卖,跟那些月营业额百万的没法比,就算收税,也不应当拿我们开刀。苏琪告知,这几天群里的淘宝小卖家们都在讨论电商税的事情,大家的想法都挺乐观,觉得就算而就业是收入的来源收税也应当抓大放小,对他们这类小生意应当影响不会太大。

坦率地说,我当时选择在淘宝开店也是由于没有税收本钱。苏琪告知,她的小店就是夫妻店模式,本钱就是她和老公的人力和时间,就赚个辛苦钱。之前也曾遇到过要开发票的买家,她会问能否接受打车票或加油票。如果买家不接受,这单生意就不接了。其实开发票也其实不是甚么难事,现在都是加上税点后由买家负担,找他人帮忙也能开。

其实,在价格愈来愈透明的淘宝江湖里,店铺之间的商品价差常常只有几块钱,像苏琪这样的小卖家想在淘宝上赚钱,仰仗的还是口碑和销量。卖家并不会由于我的床单比他人贵3块钱,而去选择一个信誉级别跟我差很远的商铺,还是靠走量赚钱。苏琪告知,一旦征税,所有卖家都会想尽办法把这部份本钱转嫁到价格上,其实不见得就会亏钱,这部份本钱可以控制。

晨报 韩元佳

广东普宁潮汕学院淘宝班创业明星黄业宏:

终究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马云提示过我们,电商早晚是要交税的。广东普宁潮汕学院淘宝班的创业明星黄业宏告知。今年1月5日,他和校长纪少游来北京造访马云时,这是偶像给他的当面教诲。对我们团队来讲,收电商税的影响有好有坏,但终究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1991年出身的黄业宏谈起电商税时,相当淡定。

黄业宏是潮汕学院淘宝班的1名大学生。这家学校因培养学生专职开淘宝店而着称,但外界对其的质疑声也从未中断。从这座颠覆传统教育模式的学校走出来的黄业宏,明显应该是受电商税伤害较大的一个群体。由于依照学校提供的数据,他所在的平创团队去年年销售额超过了1000万元。具有五名成员的平创团队,主要销售睡衣和亵服、内裤,自去年2月开店以来,收入便节节攀高,去年8月到达了227556元。黄业宏泄漏,每一年的9至12月是纺织行业的销售旺季,他的团队去年冬季月营业额超过百万,月净收入超过了20万元,平均每家店每一个月能卖1万套睡衣,超过5万条内裤。一旦征收电商税,平创团队将给国家上缴相当可观的税收红包。

收税肯定影响利润,但毕竟规则还没出来,不好计算具体有多大影响。黄业宏告知, 他所在的团队已是淘宝上销售睡衣和内裤排名靠前的店铺。即便收税,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会把本钱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作为粤东的纺织品集散地和全国的衬衣生产基地,普宁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全国每7件睡衣中就有一件来自普宁,每4件衬衣必有一件产自普宁。 具有的本钱优势,让黄业宏在谈到电商税时俨然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式。由因此团队创业,成员之间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效力更高。而共同经营多家店铺的好处是,一旦某些热销款式断货,还可以与其他团队之间串货,保证不丢订单。

淘宝开店的死亡率是77%,如果征收电商税,我们的综合税收本钱也会比那些小卖家低,还有可能加速一批中小店铺的死亡,这对我们团队也许是件好事。黄业宏说。

晨报 韩元佳

孩子肚子有胀气怎么办
婴儿肚脐贴的危害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灰指甲用亮甲能康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