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网络

金蝶文然:SaaS或有厮杀,大局已定

发布时间:2019-05-17 15:18:02

南金蝶,北用友,中国企业服务领域的两座大山。在上月北京拜访了用友之后,左林右狸近期又在深圳见到了战略投资部总经理文然。作为企业服务领域20年的老兵,文然回顾了企业软件服务的发展历程,梳理了SaaS的兴起、现状以及未来趋势。

时间回到1999年,.com风行,代企业服务出现。当时还没有SaaS这个名称,而是叫做ASP(Application Service Provider)即应用服务提供商。2000年,.com泡沫破碎,ASP也随之消沉,软件仍然是中国市场的主流。

文然回忆说,SaaS的萌芽大约在2006/2007年。一个标志性事件是salesforce打出一个logo,“NO SOFTWARE”两个大大的英文单词,国内也开始有了SaaS这个名词。金蝶在2006年收购香港会计网并改名为友商网,开始进军财务SaaS领域。

但由于SaaS理念的超前,当年金蝶的财务SaaS并不算成功。首先就是一般企业很难接受将财务数据放到公网上。费了好多功夫,金蝶找到了个客户,一家代记账公司。因为不是本公司财湖北宜昌突降暴雨 造成市内多路段积水内涝严重务数据,兼数据只是为了报税,不是真正的账务,所以他们对此比较无所谓。以此为切入点,金蝶找到了批客户,但是客单价很低。另外,金蝶曾与电信运营商合作,运营商买了上千套软件分发给其客户使用。而不难意识到,以上两种情况都是不可持续的模式。

总之,大环境、心态、基础设施依然是旧的一套,SaaS犹如无根之萍。就说技术方面,网络、带宽非常不稳定,另外由于没有云,还要处理南北网络不互通的问题,北方多是网通,南方多是电信,必须做双线机。

SaaS行业的转暖是从十年前,大约是2011年开始的,纷享销客、销售易等公司陆续出现,三条赛道也初现雏形。

前所未有的风潮出现2014年。当时也正值智能硬件、O2O等2C风口熄火,一堆“猪”掉了下来,风向转变,2B行业一时大热,再加上主流基金大把撒钱,包括IDG、经纬等,导致SaaS行业突然爆发。

时至今日,SaaS的三条赛道已经基本清晰。文然把类叫做门户类,顾名思义,犹如门户网站集成多种服务的综合性产品,比如钉钉与企业微信。第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特斯拉爆燃再为行业敲响警钟二类是通用型SaaS,包括CRM、HR系统、ERP、财务系统、进销系统等,第三类是专用型SaaS,常见是按照行业分类,诸如金融、医疗、地产、物流等行业,又或者是按照地域划分。

Uber明晚上市,它能得到华尔街当年对亚马逊的宠幸吗?

文然(左)& 左林大叔

文然认为,企业服务的上半场已经结束了,SaaS赛道上的主流选手也已经强势占位,细分来看,又有三股势力:传统软件企业、创业公司、互联网巨头。

在三股势力中,创业公司势力小。此前一位企业服务行业人士表示,还不错的创业公司实在数不出几家。

互联网巨头的优势颇为明显,有钱有资源,给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众所周知的是,SaaS行业是个不那么挣钱的行业,阿里投入100多亿推广钉钉,腾讯扶持企业微信,自然有着更高的谋划——抢占企业级应用的入口。

而以金蝶用友在内的传统软件企业,正积极向互联网转型。经验是他们的优势,有时也是束缚。这里有件有意思的事情,金蝶董事长徐少春在2014年将一台笔记本电脑直接扔到垃圾桶里表达坚定决心,意味着由软件彻底向互联网转型。据说,这个行动流传到业内,大家都觉得他分外激进。但是业绩会证明一切。金蝶发布2018年财报,全年营收28.09亿元,同比增长21.9%。净利润由2017年的3.1亿元,增长到4.12亿元,同比增长32.9%。

关于未来新趋势,文然指出,局部或有厮杀,但是大局已定。对于新进入者来说,他认为专用型SaaS还存在一定机会,本身该领域十分细分,另外AI等新技术可能会带来一定冲击。更多SaaS与企业服务的内容,请关注《沸腾新十年》。

小主播写照:月薪近5万不让谈恋爱,渴望做“激素修复脸一哥”美图、OPPO、江小白在年轻人营销上,做对了什么?图解丨12家餐饮上市公司2018年财报:营收50亿,净利5亿是一道门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