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故事

Itgirl当如是图2

发布时间:2019-06-10 06:50:35

It girl 当如是 (图)

对于家世显赫、天生丽质的Marisa Berenson 来说,当模特和演戏都不过是获取快乐的方式。她至今活跃于时尚圈,说着她的口头禅:“太欢乐了!” 1968年,Marisa Berenson在意大利卡普里岛度假 命运就像一轮赌局,有的人一出生就抓了一副好牌。即便是在人人都有美艳容貌、显赫身世、广泛人脉的it girl圈,Marisa Berenson也算得上翘楚。Marisa的父亲是外交官Robert Berenson,母亲是社交名媛Gogo Schiaparelli,而外祖母正是出身名门又天赋异禀的超现实主义高级定制师Elsa Schiaparelli。童年时期,家中常客有影星Dirk Bogarde、 葛丽泰-嘉宝 、奥黛丽-赫本以及传奇时尚Diana Vreeland ;好莱坞歌舞片Gene Kelly是她的舞蹈老师; Yves Saint Laurent则称她为“代表了20世纪70年代的女孩儿”;《Elle》杂志曾将她选为“世界上美的女人”之一;与她合作过的摄影师足以构成半部《20世纪后半叶时装摄影史》:Richard Avedon、Irving Penn、Jeanloup Sieff、Hiro、David Bailey,还有 Helmut Newton。 当同时代的人物逐渐被人们的记忆存封之时,只有64岁的Marisa Berenson还能够穿着宝蓝色亮片裹身裙,风姿绰约地出现在Tom Ford秀场的排,比起身旁的Beyonc 和Julianne Moore也毫不逊色。而上个月,一本她的同名回顾影集刚刚问世。 自婴儿时期受洗的照片被《Vogue》刊登之日起,她的一生都与镁光灯紧紧相连。五岁时,Marisa和姐姐Berinthia 在外婆的打扮下,穿着宝石红色裙子搭配明艳的粉色腰带登上《Elle》的封面。在Marisa眼里,外婆既严厉又恩慈,虽然轻松游走于时尚圈和社交圈,却又坚守原则。她回忆起外婆带着13岁的她去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这位老朋友家中做客:“当时,达利提出要给我画一张裸体肖像,还夸我的臀部长得像樱桃一样饱满。外婆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骂他是个‘肮脏下流的老男人’。”Marisa一半打趣一半抱憾地说:“外婆一直庆幸达利没能‘染指’我。但按今天的眼光,我愿意付出一切,让达利为我画一张裸体肖像。” Marisa自小立志成为一名时装模特。一次,她被举荐给当时的时装模特经纪人Eileen Ford,Elieen Ford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说:“你当不了模特,长相不过关。”当时对模特的要求是要有精致而成熟的面容,鹰钩鼻、高颧骨和雕塑般流畅的下巴线条深受时尚界青睐。Marisa说:“我看着镜子里自己胖胖的苹果脸和小圆鼻头,瞬间没了自信。”但时尚是Schiaparelli家女孩们与生俱来的特权。在《Vogue》主编Diana Vreeland的保驾护航下,Marisa Berenson很快从初出茅庐的青涩少女变身为镜头前泰然自若的时尚偶像,小麦色的健康肌肤,无忧无虑的开口大笑,眨着大大的眼睛,这种纯真的少女气息能将一切不快乐一扫而空。 Diana带着她出席巴黎的时装秀,安排Irving Penn为她拍摄了组时装片,展示Shiaparelli当季的新款定制服装。谈起Diana Vreeland这位传奇的时尚主编,Marisa的语气充满甜蜜与温情:“Diana待我如亲生女儿,一直将我保护在她的羽翼之下。”1968年,她成为时尚圈收入的模特:Henry Clarke用镜头记录下她站在伊朗蓝色清真寺寺顶的倩影,而后她又带着高级珠宝一丝不挂地出现在Irving Penn的照片里。《Harper’s Bazaar》曾这样写道:Marisa Berenson是地震仪,记录着当下的震动与变化,她就是新的时尚趋势,她去的地方、穿的衣服都是时尚。 但让Marisa记忆犹新的时装时刻却不是这些。“我热爱自由,本性顽劣。”她的自豪语气与贵族式的欧洲腔调比对鲜明。Rothschild家族的David de Rothschild曾向她求过婚,在两个家族举行的宴会上,Marisa穿着一袭透明的礼服出现,吓坏了现场宾客,这场婚事后来不了了之。Marisa止不住大笑着说:“外婆非常不满,Marie-Hlne de Rothschild也是,她俩可是社交界女王,但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场面非常搞笑。”1971年,Marie-Hlne de Rothschild举办了普鲁斯特社交舞会,一向爱出风头的温莎公爵夫人也乖乖穿着礼服,头插紫色羽毛出席,但Marisa偏不守规矩,穿一袭Paul Poiret礼裙,搭配蛇形珠宝,带上红色假发和黑色皇冠,涂抹黑色唇膏出场:“没人认出我,大家都以为是Marchesa Luisa Casati女爵复活了!” 模特生涯中,Marisa还遇见了一生的挚友,设计师Diane Von Furstenberg,她邀请当时还籍籍无名的Diane去意大利卡布里岛度假,俩人带着价值不菲的珠宝泡在海里比赛谁沉下去。在Marisa眼里,强势又独立的Diane内心是个疯疯癫癫的小女孩儿:“有一次我俩急着出席一个晚会,居然把头靠在熨衣板上,拿熨斗熨出一模一样的卷发。” Marisa的魅力还波及到了大银幕上。导演们纷纷想要记录下她的青春与活力,而即便只是玩票,她的眼光也可圈可点:Luchino Visconti的《魂断威尼斯》,Bob Fosse的奥斯卡得奖影片《歌厅》,Stanley Kubrick的《乱世儿女》里都有她的身影。 Marisa一生从不为生计或名气发愁,她将模特与演戏都当做获取快乐的方式,就像年轻时每天晚上挽着Andy Warhol或Truman Capote的手臂去54 Studio找乐子一样,这样的轻松自得正是她的时尚生涯能够永葆青春的秘诀。今时今日,她依然活跃在时尚圈、电影业与社交界,挂着一脸孩子般稚气的笑容,说着口头禅:“太欢乐了!” Marisa Berenson曾有过两段短暂的婚姻,至于两任丈夫姓甚名谁仿佛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婚纱由Valentino亲手制作,担任她婚礼摄影师的则是Andy Warhol。谈起这两次的失利,Marisa没有一丝躲闪:“也许男人们不太喜欢个性强烈的女人,他们要的是控制。” 而谈及社交界的大浪淘沙,这块“活化石”给出的回答也异常冷静客观:“现在的社交界与往日的完全不同。没有人特别时尚,特别个性,特别惊艳。那个追求与众不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好在,今天的人们更加清醒与坚定,他们走在追求真实的路上。”

美业门店管理系统
注册微信小程序多少钱
开通微商城店铺有什么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