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丹东信息港 > 美食

日本间谍案渗透中国边疆兰州城外刀砍鬼子汉

发布时间:2019-05-14 23:20:04

日本间谍案渗透中国边疆:兰州城外刀砍鬼子汉奸

元狩二年(前121),汉武帝命霍去病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缴获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同年夏,霍去病出北地,逾居延海,南下祁连山,围歼匈奴右部,杀敌三万余人(《史记·卫青,霍去病列传》)。这里提到的焉支山,居延海,均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盟(如今新划分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也就是说,从那时起,这块土地正式纳入了中原的版图。由于此地控扼河西走廊与漠北的咽喉,处于匈奴与西域诸国沟通的要道, 军事地位重要,到太初三年(前102年),汉武帝特设居延都尉府,置居延县官府,征发18万将士于黑水下游筑城屯守,并大规模修建汉长城。这块边疆遥远的土地,从此在中华史册上留下了它的声名。 唐代于此设安北都护府和宁寇军。西夏设黑水镇燕军司。成吉思汗二十一年(公元1226年)春,归属蒙古帝国,成为蒙古大军西征花喇子模和中亚诸国的重要通道。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86年),设亦集乃路总管府。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后,这里成为漠北鞑靼领主牧地,为蒙古族彪悍的黑鞑子四部所居地。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以阿拉布珠尔为首的一支土尔扈特人历经艰辛,携众从伏尔加河流域归国礼佛,来时被准噶尔部绑架,归路又被阻截。后来,阿拉布珠尔请求清政府赐牧地于党河、色尔腾河流域。1731年,这部分土尔扈特人得以安居于额济纳草原(因河得名),成为1771年渥巴锡汗率众万里东归的先驱。后发展为额济纳土尔扈特部谱系。乾隆十八年((公元1753年),在此设置额济纳旧土尔扈特特别旗(总面积11.46万平方公里,是内蒙古的一个旗),简称额济纳旗。所以,它亦称居延,亦集乃。其地北与蒙古国接壤,国境线全长507.147公里。西去河西走廊酒泉地区,东连阿拉善左右旗,遥指河套前后套。地处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三大沙漠之间。虽然气候干旱,土地荒芜,池沼干涸,居民稀少,却在连接中苏,中蒙,控扼河西新疆,迂回包抄西北,进击外蒙的战略中具有重要的地位。

“九·一八”事变以后,为了完成田中奏折中北进夺取东三省,继而进军蒙疆。控制中国北方地利,隔断中苏连系的的战略目的,日本参谋本部和大本营派出大批间谍渗透进中原,西北各个地区,从河套,宁夏,定远营(今阿拉善左旗政府驻地)到河西,兰州,安西,新疆。当然也会把关注眼光瞄向了在一般人眼中无足轻重,实则极有军事价值的沙漠腹地的额济纳,这块蒙古人称之为母亲(蒙语“额济”即“母亲”)的神奇土地。

1936年夏秋之交,着名范长江深入额济纳、阿拉善两旗视察,往返两月有余,在《塞上行》一书中记下了亲眼所见日本特务在这个地区活动的许多事实:如“那时日本人之过松稻岭西入蒙古者,已有三四起,其中一起去定远营(今巴彦浩特),其余的都入额济纳。他们沿路笼络威吓商人,许他们一些未来幸福,许多商人感到日本势力之可怕……不大敢和日本的侦察队作对”;“日本人已经将百灵庙至阿拉善首府定远营,和百灵庙至额济纳的道路测量完毕”;(额济纳)“东庙两侧戈壁上,就是日本选定的飞机场。平硬宽旷,日机已数次起落,异常便利”。实际,早在1935年,日军间谍桑杰札布、乃日尔布就潜入1928年后属宁夏省管辖的额济纳旗境内。不久,日军大间谍江崎寿夫大佐、大西俊仁、松本平八郎等50多人侵入额济纳旗。收买和利用蒙古王爷,武装占据了额济纳旗的赛日川吉庙,这座额济纳旗的土尔扈特人民重要的礼佛拜神的宗教仪式圣地,竟然成了日军存放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的仓库。而庙宇附近的土地也被日本间谍驱使牧民修筑了上述与百灵庙地区来往的军用机场。额济纳旗蒙古族头领图王和塔王在日本间谍的威胁利诱下,处处袒护纵容日特,使日本间谍机关不断扩大和完善。到1937年,东庙已有日本间谍十余人,汉奸50余人,手枪、步枪200余支,汽车3辆,无线电台2部,间谍机关确立了固定的物资运输线,不断运输补充生活军用物资。日本间谍还以东庙为基地,在宁夏银川和甘肃酒泉、张掖、武威等地大肆活动,甚至公然穿着军服到处进行调查和地质测量,绘制地图,气焰十分嚣张。但是,在定远营,日本间谍可不受欢迎。蒙古和硕亲王达里扎雅,是一位在北平受过高等教育,与张学良友好的爱国人士,虽然虚与日特周旋,但从不与彼实质性的承诺,也不为日特运输提供任何畜力和车辆。1936年冬,傅作义部队在绥远奋起抗日,百灵庙大捷将全国抗日情绪推向高潮。11月下旬,国民军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和副师长杜聿明率部到定远营,驱逐日本特务机关,以防日寇势力深入西北边疆。达王积极配合中央军行动,获赠武器,成立了自己的抗敌武装,使日特不能再染足定远营。额济纳的日特由此不得不加强对达来呼布镇(旗首府)和附近地区的控制。按范长江的说法:“(日寇)从东北经察绥,西至宁夏新甘,造成封锁中国,隔绝中俄的阵线,是某方(指日本)近一二年来努力之目标……是想利用蒙回藏等比较不甚得势的民族,以似是而非的'民族自决'理论,挑拨各民族间的情感,鼓动各民族间之战争,以实现'以华制华'的故伎。”9月6日,范长江义愤填膺地写道:日特“将佛教圣地变为战争的弹药库,将人民会盟和欢乐之地的佛教广场变成轰炸中国大地的飞机场,喇嘛被驱逐,佛教经典被焚毁,种种日军侵略事实”无不证明了日寇侵略吞并中国的狼子野心。全国各大媒体由此详细而又真实地揭露了日本军队和日本间谍在额济纳旗的侵略行径,舆论哗然。日寇以额济纳旗为基地,建成战略“桥头堡”,切断苏联援华抗日的近的一条通道的阴谋已昭然若揭。国民政府不得不把清理额济纳旗间谍一事当作国之重事来处理。

南京首先派遣驻二里子河(属额济纳旗管)汽车站工作组专员王德淦前往调查。王德淦一人秘密深入东庙地区,面对间谍、汉奸的威胁和当地头人的排斥,在环境险恶的条件下,不畏强敌,同日本间谍、汉奸巧妙周旋,力争完成自己的使命。1936年12月底,王德淦与当地人雷德唐兀特等经过周密计划后,由雷德唐兀特以找朋友为借口潜入日军存放弹药的庙内,采取里应外合的战术,引爆了日军弹药库,一举炸毁了日本军队设在赛日川吉庙的全部军需仓库,使日本军国主义吞食中国西北的基地顷刻间化为灰烬,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同时南京政府又电令宁夏省民政厅厅长李翰园采取措施取缔日本间谍机关,驱逐日本间谍离境。1937年春,因“西安事变” 耽搁的李翰园,再次奉命取道兰州、酒泉,前往额济纳旗取缔日本间谍机关。他是一个早年求学于北京,参与过李大钊组织的反帝爱国活动,思想进步的士子,大有不完成使命不回归的英雄胆略。在马步芳驻河西的马步康旅协助下,1937年7月7日,李翰园率领部分武装到达额济纳旗首府达来呼布镇。首先,以民族大义说服蒙古图王和塔王,迫其力邀日本特务机关长江崎寿夫少将(升任)来其寓所觐见。是日夜间,江崎寿夫率秘书大西俊三和一名日籍司机乘汽车来到李翰园处。经过激烈交涉和通牒,江崎寿夫被迫让秘书乘车接回6名日籍特务,回来后被李翰园解除了武装。连同先期捕获的松本平八郎,全部逮捕关押。第二天,李翰园率人马由江崎寿夫等人带路,搜查了东庙日本间谍机关及红柳窝仓库,并逮捕了5名主要汉奸。至此,东庙特务机关被全部肃清。7月9日,李翰园率队押着日本间谍和缴获的大批罪证从东庙启程返回。在二里子河站,李翰园接到宁夏来电,称另一队日本间谍押着满载航空汽油的驼队从宁夏的定远营、古鲁乃去安西。李翰园立即于7月12日乘汽车沿绥(远)新(疆)公路赶往酒泉,于7月16日到达,火速派人前往古鲁乃堵截,将横田机关长等3名日籍间谍悉数逮捕归案。原来这个特务机关是奉命在安西建立航空联络站的。至此,李翰园率队押解13名日本间谍和5名汉奸,在西北行营宪兵队的护送下,于1937年9月2日抵达兰州。随后,13名日本间谍和5名汉奸在兰州接受军法审判。经报南京国民政府批准,将18名日本间谍和汉奸全部于兰州安定门外刑场用鬼头刀斩首。

上世纪六十年代,《甘肃文史资料选辑》曾有专文介绍额济纳旗日特间谍案破获一事,提到时任额济纳旗秘书,共产党员周仁山在破获间谍案中立功甚伟。这与事实有误。1937年,从北京朝阳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秋,经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派遣,周仁山前往内蒙额济纳旗国民党防守司令部做统一战线工作。第二年春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时,他才加入中国共产党,并重返额济纳旗工作。不久后又回到延安,任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民族研究室研究员,伊克昭盟西部工委书记。并没有与闻整个间谍案的破获过程(案件是1937年7月破获,周还没有到额济纳旗)。而周简历中提到的内蒙额济纳旗国民党防守司令部。实际组建时名叫西北边防军司令部。它以破获间谍案的国民革命军郭释愚团及邹梅岭战车防御炮连为主体,吸收了一批有志于戍边的爱国知识青年。从北平师范大学西归,短期任职于青海回协高中,在马步芳防范进步青年的严查下无以在西宁立足的父亲,在西北边防军组建时,于兰州参加了这支部队,任职司令部少尉秘书。他参与了案件的全过程,并纪录和整理了相关文案。在那狗都不屙屎的边塞,这个江南才子,为保护这条中苏近的联络线,整整戍边两年。

1939年春,父亲退役回到西宁(祖父作为冯玉祥部孙连仲麾下的团长,任职甘青公路局局长,寓居西宁,后退役流寓此地。祖母时任青海女子高等师范小学训育主任。她是湖南教育名宿朱(周)剑凡叔父的女儿,祖父为左宗棠弟子,湘军名将)。秋季,从三千考生中,以第二名考入财政部西北盐务局,获得了旱涝保收的金饭碗,遂举家移驻兰州。抗战烽火正盛的1942年,为了支持抗战大业,担负着西北抗日经费筹措重任的西北盐务局派父亲骑着骆驼,往巡麾下所有盐湖。在视察完雅布赖盐湖,景泰盐场的仓储,多达两万峰骆驼的转运盐队和税警私盐走私稽查工作后,又沿一条山,从腾格里沙漠南缘,取道头道湖,赴乌兰布和沙漠边缘的吉兰泰盐湖。等于边防军故地重游。启蒙后,我偷看了他的这一段行旅日记。那中间有大漠的风烟,浩瀚的沙海,凄艳的落日,单调的驼铃和行旅之人断肠天涯的忧郁情怀,更有烽火连天,山河破碎,兄弟离散,无路请缨报国的悲慨。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诗,知道了志士的衷肠……(该日记和家族史料,历史照片,“四清”,文革时被抄没)

“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路问死生;寄书常不达,况乃未休兵。” (杜甫《月夜忆舍弟》)

多少年后,读懂了诗,了解了父亲当年,兄弟离散,投笔从戎,杀敌报国,喋血疆场,天各一方,生死音信全无的情况。我了解了我的家族,我的先辈,明白自己确确实实被蒙蔽了。虽然,他们不会左右逢源,投机政治,但他们并不是以政治,外在的身份,和被歪曲了的历史所判定的那样,投错了庙就一无是处。他们的人品,骨骼,一腔热血,就是蒙上污诟,也依然能闪烁出人性的光芒。而我的家族,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这个民族,没有任何的亏欠。他们学会文武艺,货于家国,世世代代,太平盛世偃武修文,为州县牧吏;战乱之时,报国疆场,从不退缩。父亲从边防军退伍回来参加盐政,一为糊口,二为国家支持战争的财政。何况大漠视察回来不久,他又抛下娇妻幼子,慷慨从军报国!

边防军历史三十四年后,我到阿拉善左旗修筑了一年边防公路。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空旷苍凉,“一川碎石大如斗”的蛮荒戈壁, 让我认识了边塞,认识了曾祖父,外曾祖父,祖父,父亲;三代人,虽然断断续续回居故乡,但从没有与瀚海军旅彻底告别的历史。那是怎样的赤子情怀?谁曾看重他们的奉献?他们贵为提督,总兵,兵备道,实际上,不过是没有任何回报的边庭一戍卒。

湘妃,我的祖先,你到了长河落日边,目睹了大漠洪荒,恐怕泪滴变形的不仅是斑竹,连你的心,都要为之碎裂!

埃特板厂家
广告车厂家
开心娱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